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学校新闻  丽人风采

周春华:艾滋病监区的冬日暖阳

  学通社记者 徐欢 凌叶晓    2016-06-30

 

 

人物名片:周春华,我校校友。丽水松阳人,中共党员,1993年毕业于丽水卫校医士89甲。现任浙江省十里丰监狱九监区党支部书记、政治教导员。荣获2015年全国优秀工作者、省级第三届司法行政系统十大最具影响力人物、省司法行政系统先进工作者、第三届浙江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局级优秀共产党员、浙江省优秀职工等荣誉称号,曾荣立三等功三次,嘉奖7次。

 

求学之路:“我从不羡慕他人”

 

周春华在校期间主修临床医学专业,离校十余年的他回忆起当时的学习时光,嘴边总是挂着浅浅微笑。因为专业压力大,周春华大学期间学习很刻苦,常常在寝室“开夜车”学习。“我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寝室全体七个人一起熬夜看书,那种累并快乐着的充实感,我很怀念。”周春华笑道。

在很多人眼里看来,大学就是一座充满安逸与享乐的象牙塔。但是周春华从来不觉得如此:“我从不羡慕别人,我学这个专业,也从来没有迷茫过。将来别人是要把‘身家性命’交给我的,我一定要好好学,将来为这个社会多做贡献。”

没有人天生就是学医的,周春华也不例外。第一次上解剖课的时候,周春华看到冰凉的骨骼,双手都会不由自主颤抖起来。“白天上完解剖课,我晚上还会做噩梦,有一次,我还梦见骨骼满天飞呢,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周春华回忆起当年青涩的自己,不禁轻笑出声。

从不羡慕别人的安逸生活,从不后悔自己所做的每个决定,踏踏实实学好真本领,不急不躁提升自己内在的修养和学识,周春华便是这样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主动请缨:“我比别人更合适”

 

19938月,周春华被分配到衢州的十里丰监狱,成为了一名狱医,负责服刑人员的就诊。2004年,浙江省政府将十里丰监狱第九监区设为艾滋病服刑人员关押区,以缓解其他监区的压力。这时,周春华面前横亘着两条路:一是继续现在稳定的工作,二是去往一个充满未知的岗位,与艾滋病人打交道。

那个时候,人们的思想观念比较保守,人人“恐艾”的现象屡见不鲜。因此,去往艾滋病监区工作,很多人都避之不及。就在这时,周春华主动请缨:愿意成为一名艾滋病监区民警。

“很多人都害怕艾滋病,我也害怕艾滋病,但我是合适的人选。我大学是学医的,对这方面多多少少有些了解,我不去谁去。我要是不去的话,那些艾滋病人怎么办,他们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周春华回忆起当年的决定,脸上露出毅然决然的表情。

第一天离家上班的时候,妻子抱着3岁的孩子送周春华走出家门,看着妻子眼中掩不去的担忧,他宽慰道:“我又不是上战场,相信我,我会好好得回来的。”心中却也是满满的不舍与牵挂。

“当时,我的小孩才那么一点。”周春华向记者比划了一下当年他孩子的身高,眼神中流露出慈爱。

“当时,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反对我这样做,都认为到艾滋病监区工作就是上前线打仗,很可能有生命危险。但是我要用时间证明,艾滋病并不可怕!”工作慢慢步入正轨的周春华渐渐感觉到身边的朋友少了,能够聊天说话的哥们也少了起来。每次回家的时候,妻子总要求他里里外外梳洗一遍,衣服也要换一套。但是周春华相信,只要自己坚持下去,终有一天,大家会明白艾滋病没有那么可怕,自己所做的事业,是为那些艾滋病服刑人员送去光明的伟大事业。

家人的牵挂与反对,朋友的不解与疏远,甚至是社会上的歧视始终动摇不了周春华待在艾滋病第九监区工作的决心。

 

斗智斗勇:“我拥有三重身份”

 

工作初期,周春华便碰上了一个大难题:杭州有一伙小偷十分猖獗,利用大家的“恐艾”心理,打着“我是艾滋我怕谁”的旗号,疯狂偷窃他人财物。当时,当地公安机关也没办法,抓一次又放一次。

“这群人心里怀着‘破罐子破摔的’的消极情绪,他们来到我们监区后也很难对付。监狱是专政机关,我们只能靠磨嘴皮子。”周春华回忆道。他首先把这群偷盗团伙的“头子”找来沟通交流,从“头子”的个人的现状聊到他的家人朋友,从最初的理想聊到今后的人生规划……

就这样,周春华用自己的行动“感化”了偷盗团伙的“头子”,从而使原本棘手的难题迎刃而解。

此外,他曾经历过这样的紧急情况:艾滋病服刑人员马某精神病突发,用头撞墙,出血如柱,情况危急。众所周知,为没有进行全身麻醉的精神病艾滋服刑人员做清创缝合并非易事。然而,周春华毫不犹豫地就走上了手术台,娴熟地为病人缝合止血。在场的同事都为他捏了把冷汗,大家都知道只要针管稍一碰到橡胶手套,周春华极有可能会染上艾滋病。

一个多小时后,手术顺利结束,“手术手套上都是鲜血,上面沾满了数不清的艾滋病病毒,犹如成千上万的虫子在手上爬行。”周春华在给病人做完手术后说。

为了走进马某心里,手术之后,周春华还每天为马某做检查、清洗皮肤、打点滴,并帮他解决老家孩子读书的问题。“只有你把这些艾滋病服刑人员真正当作朋友,他们才会相信你,配合你。”周春华如是说,“我总是鼓励他们,生活是美好的,我会陪他们走出黑暗,走向光明。”

“我拥有三重身份:民警,医生,志愿者。如果觉察到罪犯的状态有问题,我会根据记录他心情的量表来分析其心理状态,以防轻生事件的发生。学习心理专业课程,也是为了更准确地分析罪犯心理。”周春华不仅学习了医学与法学课程,还将心理课程作为一门必修课。

周春华感慨道:“想要把那批人从绝望中解救出来,为此我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我可能因此失去了一些东西,但我收获的更多。

 

医者仁心:“真诚地关心他们”

 

对于一名狱医而言,一次平常的静脉操作,如果对象是一名艾滋病服刑人员,那么,自己将会面临生与死的考验。在问及为艾滋病服刑人员做静脉穿刺的感受时,周春华坦然道:“对于这一点,我肯定是紧张的,是害怕被感染的。但如果我不做,有生命危险的就是他们。十余年间,周春华秉着人恒爱人的宗旨,接受这样的考验达5000余次,让一名又一名艾滋病服刑人员,褪去黑暗,走向光明。此外,为了帮助服刑人员康复,周春华特为罪犯增加伙食费用,增加鸡蛋与水果方面的营养。同时,他还会定期为服刑人员开展CD4指标检测,邀请社会专家为服刑人员检查诊治。

面对社会的歧视甚至是亲人的抛弃,艾滋病服刑人员会感到黑暗与绝望,常常会有自我封闭、威胁报复、自杀自残以及互相伤害的行为。作为一名特殊的狱医,周春华不仅要医“身”还要医“心”。

为了让服刑人员感受到社会对他们的关爱,周春华第一个从走出隔离玻璃墙,与艾滋病罪犯展开零距离接触,不穿隔离服、不戴防护工具,完全相信对方。“人心都是肉做的,艾滋病服刑人员也会被我们的悉心管理所感动,经常会有患者对我说‘医生,小心点’,这点让我很感动。”周春华欣慰道。

周春华说:“面对艾滋病服刑人员,只有真诚地关心他们,相信他们,把自己化为黑暗中的阳光,才能使他们摆脱绝望,走向光明的坦途。”

 

记者手札:冲在前,勇气非凡;爱得真,深情关‘艾’。用心换心,大医精诚。高墙内外,感化的是病人;寒暑晨昏,展示的是大爱。周春华如艾滋病监区的冬日暖阳,让无数几近冰封的心灵冰雪消融,从此春暖花开。


  查看2655